网站首页 >> 鄱阳资讯网 >> 鄱湖文学 >> 诗歌 >> 正文

远去的饶州之一

来源:鄱阳湖新闻    2013-11-10 19:04:00     作者:王松年     浏览次数:0

远去的饶州之一
——一条驿道
莲花山徽饶古道 长林 摄

  □王松年

  公元1911年11月的一天黄昏,一艘停靠在鄱阳港头的官船,在饶州最后一任知府王祖同匆匆登舟后,仓皇驶向苍茫的暮色。而此时,饶州城内,正万人空巷。无数军民簇拥着新拥立的鄱阳都督黄金台,涌上大街热情欢腾,庆祝辛亥革命的狂飙席卷饶州大地。

  狂热的情绪持续感染着每一个人,人们通宵达旦,敲响喧天的锣鼓,高喊欢乐的口号。一个崭新的时代已经开始,而饶州府衙,却矗着沉默的身影,在绚烂的冲天焰火中明灭。

  古老的饶州,从立州一路走来,走过了唐宋的灿烂,走过了明清的蕴藉,终于走到了终点。而历史的车轮,昂扬不顾,滚滚向前又碾过了百年。一百年,在历史的长河也许只不过是短暂的一瞬,然而却是许多人穷其一生也达不到的距离。

  百年沧桑,历史的巨擘永不倦怠,运行着造化之斤,将如烟的过往斫刈得斑驳陆离、面目全非。饶州,已成为百年烟雨中天外缥缈的一点,让人们竟如此难以追觅。顺着眼前这条蜿蜒的千年古道,是否可以让我们走进百年前的那个江南名郡、通都大邑、富饶之州?

  “驿盐与兵备并重”,《饶州府志》郑重地写道。驿道在交通落后的古代,堪称社会的血脉,将整个帝国连成一个有机的整体。这就无怪乎古人将驿道提升到如此的高度,与兵备相提并论。

  徽饶古道始建于唐代。在崇山峻岭、峭壁断崖之间,大手笔抖动着的古道,将郁乎苍苍的群峰万山,剖为太极图般的两爿。道上满铺的石板,在岁月重量的巨压下,裂开着条条缝口喘息。栈道、石碣、茶亭、廊桥,行走在古驿道,历史的笙箫破空而来,玄远而低沉,在廖廓的江天鼓荡。明代的汪循吟咏道:“蟠踞徽饶三百里,平分吴楚两源头。白云有脚乾坤合,远水无波日月浮”。

  南宋时期,这条驿道是饶州与首都临安的必经之路。遥想当年,古道驰骋着往来传递公文的驿骑,行走着熙来攘往的商旅。或逢大比之年,络绎不绝进京赶考的饶州才俊,顺着古道在重山叠水中穿行,踏上追寻济世梦想的前程。

  在南宋短短一百五十年间,饶州进士达六百余人之多。三世联登 、三科连中、兄弟偕录,父子同取的现象比比皆是,真所谓“江东之士,其州十而饶为最”。这实在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数字。今天,我们或许可以总结出饶州人才之盛许多条理由。然而最重要的一条,恐怕还是教育的因素。据考证,南宋时期江西境内书院最多的是饶州。绍定年间,嘉定状元袁甫兼任江东提点刑狱,后移司鄱阳,讲学学宫。袁甫曾先后修葺庐山白鹿洞书院,创建贵溪象山书院。在鄱阳,又着手创立番江书院,选通经学古之士,率生徒教授学业。来书院讲学的名儒有朱熹门生金去伪等,袁甫自己在空暇日也经常亲临考察指导。在余干,则有赵汝愚创建的忠定书院、赵汝靓创建的东山书院。其它如浮梁双溪书院、乐平慈湖书院,德兴二贤书院、安仁陆象山题匾的玉真书院、万年石洞书院等都名闻天下。在宋朝,几近百所书院散落在饶州各地,学风之盛令人惊叹。其实,这种好学之风可以追溯得更早。早在北宋,吴孝宋在《余干县学记》里就曾感慨:“饶州冠带诗书甲于江南,民风好学重教,为父兄者以其子与弟不文为咎,为妻者以其子与夫不学为辱。”

  在南宋,饶州不仅进士众多,在文化的各个领域都产生了赫然大家。自晋时虞溥创学以来,千年的沉积酝酿,至南宋一旦薄发,饶州顿成世人注目的人文荟萃之地。理学则有柴中行、饶鲁之属,文学则有洪迈、姜夔之辈,政事则有洪适、马廷鸾、赵汝愚之侪,史学则有马端临、董应声之群。真是一个个成就涵天盖地,一个个声名震古烁今。

  南宋绍兴末年的饶州人才更是盛况空前,以至朝廷衮衮诸公多为饶州人,时人幽默地戏称朝中“诸公皆不是痴汉”。因为有句俗语“饶人不是痴汉,痴汉不会饶人”。在朝中的饶州籍官吏相互汲引,当时就流传在用人政策中饶州官员尽量用饶州人的“得饶人处且饶人”的趣谈。

  古驿道至鄱阳莲花山地段,因长久废弃,已经无法行走。驿道在森林中隐现如暗流涌动,榛榛莽莽,荆棘纵横,蛛挂丝扬,蚊飞蚋舞,碎石乱铺。真是萧索惊心,荒凉弥目。

  西元1164年,即南宋隆兴二年六月间的一天,这条古老的驿道突然被霞光辉映得绚烂无比。状元名臣王十朋轻车简从,取道赴任饶州。王十朋任饶州知府,是饶州历史上应当发三通擂鼓的一件大事,也是饶州人值得品三通画角的一件幸事。

  王十朋当时已经是名满天下的才子,又是一个充满传奇色彩的名臣。他力排和议,敢犯权贵的事迹早已朝野传颂。其时饶州值逢百年未遇大旱,民生凋敝,盗贼蜂起。人民祈望能有一个贤良的州官,正如旱苗之望甘雨。而以王十朋声望与才能,如欲荡除群盗,则恰似鼓洪炉而燎毛发般易与。

  驿道行走着王十朋,久旱的饶州上空积蓄着惊雷。

  七月三日,当王十朋身影出现在翘首企盼的饶民视线的远处时,一声响雷骤然震荡在人们的耳鼓。顷刻间霖雨大作,洋洋洒洒,将久旱的人心与大地深情地滋润。而头天晚上,因为敬畏王十朋凛然声威,最后一名逃离的盗贼,也已匆忙消失在夜色中的饶州境外。著名诗人何宪记下了这一刻:人间正作云霓望,半天忽惊霖雨来。

  王十朋治理饶州,劝课农事,薄惩重教。真的是使贪者廉、惰者勤、忤者孝、顽者贤。饶州竟然出现了有史以来罕见的“狱空”现象。他的德政,赢得人民永久的纪念。千百年来,人们一直推崇他为饶州三贤之一。

  次年七月九日,王十朋离任饶州。饶民依依不舍,老稚涕泣相送,以至拆断路桥强行挽留。王十朋不得不改道离境。后来此桥被修复,饶民感念王十朋,将此桥命名为“王公桥”。 

  “无德于民愧寇恂,断桥留我荷鄱人。同僚送别四十里,满酌不辞三数巡。”王十朋也被感动,深情地吟下了这首诗。

  当驿道蜿蜒行尽峰峦起伏的山区,进入鄱阳湖平原,一下子变得修直而平坦。终于,为宽阔的现代大道所覆盖。唐宋的足印,明清的辙迹,早已浇凝进墨色的沥青。远古叮当的马铃声,被不时悠扬的鸣笛惊散,轻轻在人们的耳畔窜跌。大道上,唯有往来的汽车拖一行行淡淡的尾烟,风驰电掣。

热门资讯

+更多

资讯排行

+更多
淮王世系宗谱初探
淮王世系宗谱初探 …[详细]
设为首页 加入收藏  联系我们  保护隐私权  服务条款  免责声明  广告服务  招聘信息  用户体验计划  版权声明  关于我们

Copyright @ 2010-2018 0793114.cn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鄱阳信息网(圈) 版权所有

鄱阳信息网(圈)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15307031616(微信) 举报邮箱:84980525@qq.com

网站备案:赣ICP备15000436号-1 官方QQ群:81125561